加入收藏

当前文章共有人浏览过,快加入收藏哦~

爸爸什么都知道

安然失笑*分享于2016-10-11 21:48:42

从小我就一直觉得,我爸有一种很神奇的能力,他总是能和我的老师关系良好,从而掌握我每一次的上课胡闹,考试失败。每次我回到家妄图掩盖考砸的事实,他都已经笑眯眯得告诉我“老实交代”,简直是我少

 

从小我就一直觉得,我爸有一种很神奇的能力,他总是能和我的老师关系良好,从而掌握我每一次的上课胡闹,考试失败。每次我回到家妄图掩盖考砸的事实,他都已经笑眯眯得告诉我“老实交代”,简直是我少年时期心理阴影的直接黑手。甚至直到今天早上,我出门上班之前,他还乐滋滋得跟我说我初中的班主任在朋友圈传了自己包的饺子的照片。

小学时候有个叫公文数学的课外班,专教应用题,我爸乐滋滋得让我去参加。我倒不是不乐意写应用题,而是小学时候的老师规矩甚严,设和答都要把题目最末一句抄一遍,做题只需2分钟,写完那两句话花的时间却很久。每次周四中午在学校做完一套题,还有再领一套题回家做。那时候双休日我还在福州路上学画画,在文庙学数学,生活得非常不幸福。终于在一个小伙伴们都在玩而我却要独自在家做题的下午心中愤懑大爆发,偷偷把题目纸撕了两张下来,然后撕碎冲进了马桶。

下午我爸回家的时候,我在高高兴兴得看电视,我爸一脸笑意的问我:“你今天作业做完了吗?”

我一脸纯真得说:“做完了!”然后继续看电视。

“可是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这次的作业只有3张纸呢?”他从我书包里拿出数学作业。

我继续假装很自然得说:“因为这次老师少布置了。”

“那第一页后面,为什么是第五页呢?”

“。。。。。。”

这事以我被暴揍一顿而告终。

上了高中之后,有一次和班级同学闹得不开心。回到家也没和父母说。总觉得自己的自我意识特别强,什么都能自己处理。被人误解,被人议论,也议论别人,也试图反击。半夜睡觉前给朋友发短信吐槽,有时候觉得委屈,就在被子里哭,哭到睡着。后来有天早上,我爸送我去上学,也没有说什么,就很淡淡得说了一句:“如果你没做错事,那没什么好怕的。”

上了大学以后,他对我的现状并没有以前那么了如指掌。许是没有了“内线”吧。每次他给我电话,我总说忙,然后匆匆挂了电话。想想那时候,忙学生会,忙谈恋爱,忙着玩乐与吃喝。一周回一次家,吃完晚饭就开始玩电脑,他总是在客厅里扯着嗓子骂我:“再玩,再玩眼睛都瞎了!”我不理他,或者回他一句:“不要来烦我。”,然后把门关上。

几年前的夏天,我和k君分手。回想起来,当时并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剧情,目之所及都不过是人人都会经历的寻常事。但是真的在几年以前的那个时候,心里还是会觉得很难过。分手之后不久,基友来我家吃饭喝酒,打趣解闷。一顿饭吃到半夜才结束,我爸送基友出门,我站在门口,听到他对他们说:“你们安慰安慰她。”

等他回家,我和他为了这句话大吵一架,而与其说他和我在吵,不如说是我在指责,而他在听。我爸并不是一个很能沉得住气的人,因此我们经常开玩笑得斗嘴。几年以前的时候,我对于自尊的需求远比现在要更为执念,做什么事都想着不能丢脸,连分手亦如是。可能当时在我的想法里,由父母插手孩子的感情生活,实在是一件让我脸上无光的事情。

不久前和k君聊天,说到当时,不免大家都觉得无论在一起的决定,还是分开的理由,都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我与他除了做朋友外,并不适合做恋人。说着说着,我难免想到当初的那顿饭,也明白了为何那次我爸没有反驳我关于面子问题的谬论。他站在那里,不说话,也许也只是因为无能为力。

后来这种无能为力的时候便多了起来。我不再是小孩子,我们都不再是。我们不开心的时候,不再是以前的一块巧克力就能哄好,我们流泪的时候,不是一句“爸爸在”就能止住流泪。我有了我的梦想和打算,与他的于我的规划却是背道而驰,经历了无数争吵,有了太多的抱怨,却都忘了去理解。我们与父亲,终究要走各自的人生路,我们说我们并不怕跌倒受伤,可是他们却不愿意看到我们去流泪流血。

有时候想起来,我和我爸很像,都并不会安慰人,有着奇怪的笑点,明明一开始在争执,最后却会控制不住得笑起来。他很好哄,跟他说对不起就会不再生气。他很闹,我妈在朋友圈里发了一句“妇联发布:你现在流的泪和汗都是你当初挑老公时脑子里进的水。”,他必定要不服气得再发一句:“联合国说,你现在流的泪和汗,都是当时挑老婆时候脑子里进的水。”。有时候他会说错一些东西还不承认,我说你怎么那么笨的啦,他很直白的说:“所以生了你也不聪明”。

前几天小妞心情不好,我和她聊天的时候,她说起正好刚才她爸爸给她发短信,她才说了几句,爸爸就问她:“囡囡你是不是不开心啊?”,小妞说她当时就不争气得哭了,然后对我说:可是我没有告诉他我心情不好啊。

可是爸爸知道。

爱你的人,什么都知道。(文/渡渡)

相关热词搜索:爸爸什么都知道
分享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ii95.com/article/20161011/18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