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当前文章共有人浏览过,快加入收藏哦~

好时光里的背杀少年

在笑声里分享于2016-10-12 23:41:28

一直以来,我内心的遗憾不是我们那场刚开演就草草谢幕了的爱情短剧。我遗憾的,只是当年来不及对你说,再见。再见,我暗恋了很久的背杀少年。我笑得好夸张,如我初次见你时的模样,而我知道,时隔四年

一直以来,我内心的遗憾不是我们那场刚开演就草草谢幕了的爱情短剧。我遗憾的,只是当年来不及对你说,再见。再见,我暗恋了很久的背杀少年。

我笑得好夸张,如我初次见你时的模样,而我知道,时隔四年不见的我们,都不一样了。

你在回你家的那个路口跟我道别,你说,林森森,有空常联系啊。

我点头。

看着车窗外你们走远的背影,我大声地喊了一句, “再见,‘背杀’!”。

喊完后,我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之后我坐下来,在众人不知所以的眼神中,我望着渐渐走远的窗外景物,嚎啕大哭。

1.

“背杀!”

萍对着你的背影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我站在萍不远处喊,廖建萍,你还报不报名了!

萍再看了你背影一眼,这才把手揣进口袋跟我走。

她走到我身边时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啧啧,看到了没,背杀啊!

我白了她一眼,说,嗯,看到了,说不定他转过脸来就是一蛤蟆!

她要扑过来掐我的手臂,我嘻嘻地笑着跑开了。

我和萍是邻居,她大我一岁,高我一届。可是按辈分来说,她得叫我姑姑。不过我们从小一起玩到大,亲得就像姐妹似的。

毛舒舒走进教室的时候我正吃着雪糕,看到我后她尖叫一声后便奔过来抱住我的脖子,大喊,啊!林森森!我们又在一个班诶!

我一边拼命咽下卡在喉咙里的透心凉的雪糕一边用沾满雪糕的手轻拍她的背,说,毛舒舒,淡定。

她缩了缩脖子,扯了扯身上的公主裙坐在了我的身边。

她是个受万众瞩目的公主,我就是一根卖女孩的小火柴。

初中同班三年,我跟她也只是点头之交。

而此刻的毛舒舒却眨着大眼望着我说,森森啊,以后我们要互相帮助共同进步啊!

我边用纸巾擦着手边点头。

你进教室的时候还在打电话,你的大红色手机在教室的日光灯的照射下反出的光在这时射进了我的眼睛。

你坐在了我和毛舒舒的后面,我掐了掐傻眼的毛舒舒说,毛妞妞,逮到机会就上吧!

毛舒舒很漂亮,初中时就有不少人追,可是听说她从没有接受过任何人,她当时拒绝追求者的说法好像是,啊,不好意思哦,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呢。

当时的我就是在一边想着揣死她这种人一边羡慕她这种人的变态心理中过来的。

只见毛舒舒整了整她的平刘海,深呼吸,转身,微笑,嗨,我叫毛舒舒。

你当时还在打着电话,没有理会她。看到她受挫的娇怜的样子,我无奈一把扯下你的手机对你说,喂,她说她叫毛舒舒你听到没有!

你愣了两秒然后抢过了手机,我听到你对着手机说,没事,就是被一神经病纠缠。

我大骂,你他妈才神经病,你全家都神经病!

毛舒舒在一旁捂着脸小声对我说,林森森,别叫了,很丢脸诶……

你挂了电话,微皱着眉,我在你清冷的眼神下突然表现得像个不安的孩子,我低着头,我说,她叫毛舒舒。

你看了我一眼,再看了毛舒舒一眼,再看着我,说,哦,那你呢。

本姑娘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林森森是也。

说完,我转了一圈,做了一个自以为很酷的姿势。

你止不住笑地说,林森森,你不仅长的像个男生,连名字都是个男生的名字。

当你说出你的名字时,我说,邓德菊,你不仅长得像个娘们,连名字都是个娘们的名字啊。

然后,我们都笑得很夸张。

2.

桂花满校园飘香的秋季,我们渐渐熟悉,你搂着我的肩膀招摇过校,跟你兄弟介绍我说,这是我哥们。

我笑,对你的兄弟说,他是我姐妹儿!

当时,我之所以跟你混,是因为萍。

萍说,森森,你帮我追那个“背杀”好不好?

我点头头,我说好啊。

那个背杀,就是你。

也许是由于跟你走得很近,毛舒舒对我产生了很大的敌意。而我跟她刚建立起来的那一丁点友谊,因为你,破灭不定了。

那个学期,毛舒舒迷恋着张杰。那一天我如平常般笑她说,切,张杰有什么好啊。

她给了我一巴掌。

那是课后,你不在。

她毛舒舒的眼泪大把大把的地落下,好像被打的人是她。她说,林森森,你有什么好,你有什么好啊!他为什么不接受我呢!你告诉我,他为什么不接受我……

后来我才知道,你拒绝了毛舒舒。

后来你望着我肿起来的脸紧张地拍桌子问,林森森,谁打你了?

毛舒舒跑出了教室。

我笑得很夸张,我说,老大,有你罩着谁敢欺负我啊!

你也笑,你说,那倒是。

3.

有一次吧,班上恶霸谢文和另一个男生在班里打排球,因感冒而困乏无力的我趴在课桌上,所以多次成为他们的靶子。

你打篮球回教室后正好看到我被排球打的那一幕,你深皱着眉头,抡起凳子就朝谢文砸去。

后来呢?后来,你们都被学校记了大过。

还记得吗,你曾为我打过架。

在那之后,我再也不敢找你打排球。因为你总会鄙视我,你说,你打排球?是排球打你吧!

4.

你经常收到情书,而我就是那些情书的管理员。我的课桌里除了课本就是你收到的情书了。

我把萍写给你的情书从中抽出来,惊呼,哇,老大,这封写得好啊!可见写这封情书的人对你的感情特深啊!

你抬头,淡淡地说,你随便处理掉就好了。

我把情书递到你面前,说,你看下你看下嘛!

最后,我一激动,把情书拍在你脸上,我说,邓德菊,你看不看!

你放下手中的手机,跳起来大喊,林森森,你搞什么啊!

我扯住你的手,央求,你看一眼嘛!就一眼!

你瞥了一眼情书,说,好了,看完了。

当我告诉萍结果的时候,一向坚强的萍哭了。

很久以后,萍都没有忘记你。

当时我很好奇,娇柔的毛舒舒你不喜欢,强悍的的萍你也不喜欢,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我的疑问在高二那年有了结果。

因为你突然对我说,林森森,做我的女朋友吧。

我呆呆地望着你,你又说,就一个月。

我醒悟,点头说,看上哪家大家闺秀啦?

你说,周雨婷,知道没?

我笑着说,知道啊,三班的班花嘛!

你点头。

你让我当你一个月的女友,你想看看周雨婷的反应。

你不知道,在你走后,我的鼻子莫名地酸了起来。

5.

那阵子,你牵着我的手招摇过校,你对你那些兄弟再次介绍我时,说,我娘子。

我顺势靠在你身上,对你兄弟说,他是我家相公。

我们比以前更亲密,可是,我却再也笑不出以前的灿烂指数了。

我虽然知道,一切都是假的,但是还是会害怕。害怕什么,或许是怕失去。

你朋友圈里的聚会,包厢里,我坐在你的身边,周雨婷坐在你的对面。

摇骰子是我最不擅长的游戏,每次输,我会故意把酒推到你面前,撒娇道,相公,你替我喝嘛!

你看了一眼对面的周雨婷,端起一杯杯酒就喝。

突然,周雨婷说了句要去洗手间之后就离了座。

我推推你,说,相公,去帮我点两份甜点来可好。

你望了我一眼就走了。

那一盘,我玩骰子又输了。我推掉小酒杯,拎起酒瓶就仰头喝了下去。

我知道,我让你替喝的酒是不会让你醉的,我也知道,表现得总是无所谓的你,此时需要的只是多一点的勇气。

邓德菊,那天是那个月的最后一天。

就在那天早上,你跟我说,森森,我要跟她表白了,为我加油吧!

我愣了愣,然后拍拍你的肩膀,我说,相公,加油啊!

6.

那天晚上你送我回家,在我家旁边的巷口,我说,邓德菊,恭喜你。

你挑眉,你知道结果?

我笑,我是谁?我可是你娘子诶!

邓德菊,我是你的娘子,虽然只有一个月,但你的每一个表情,我都懂得该怎么去诠释。

你揉乱了我的头发,你说,大功臣,改天请你吃大餐!

我“耶”了一声,然后蹦蹦跳跳地回家了。

7.

我们悄无声息地分手了。

没有人有丝毫疑惑。

有一晚,女生宿舍楼沸腾了。因为周雨婷所在宿舍里的一百零一朵蓝色妖姬。

那阵子,校园里有一段佳话。

7班班草和3班班花在一起了。

那时候,毛舒舒转学有一阵子了。

我挺欣赏周雨婷的,她不娇滴滴,不做作。她有一张干净漂亮的脸蛋,留有一头利落的短发。除此之外,她学习也厉害。

周雨婷真是个尽职的女朋友。她会在你不在教室的晚自习下课期间走进我们班检查你的课桌。

发现有罐装啤酒或是香烟,她会统统扔到垃圾桶。

当然,她不会看到你收到的情书。因为它们藏在我书桌里。

我很庆幸,因为在所有情侣分手后连普通朋友都做不成的年代里,我还是你的哥们。

我们高三的时候,萍高中毕业了。

她奔大学校园之前跑到我家跟我睡了一晚。她和我挤在我的小床上望着黑夜,她说,森森,不管多久以后我在哪里,我都不会忘记你,不会忘记那个拽拽的背杀。森森,你也不许忘记我。你不许被欺负,不许对生活和感情低头。最重要的是,不许哭。

明明很轻松的一个假期,却被萍的三言两语熏得伤感起来。

我以为你们一直很甜蜜的,可是你却在我面前哭的像个孩子。

你说,森森,雨婷好像不爱我了。

眼泪,你不曾为我流过。不过我并不难过,因为看到你哭泣的人,是我。

我轻轻抱着你,真的就像抱着一个孩子,我说,没事儿,别想太多。

9.

你跟周雨婷和好之后,我开始一个人去食堂吃饭,开始一个人翘课翻墙出学校,开始一个人回家。

拍毕业照的那天我发高烧,所以那一届的七班毕业照里没有我。

我高烧久久不退,我的老爸连夜把我转到了其它市的医院。

所以,我没参加高考。

也没来得及跟你说再见。

你天天都陪着周雨婷去学校图书馆看书复习。

你不知道吧,那时候,我消失在你身边好一阵子了。

倒是谢文,他在我转院的前一天到医院看了我。

时隔多年,虽然这些年里我跟他都不曾联络,但他当时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我却是记的清楚。

他说,林森森,女生都那么犯贱的么。

10.

前几天我参加了萍的婚礼,婚礼上的她紧紧拉着我,她说,森森,这些年你们都怎么样了啊。

我抱着她,我说,我很好啊,听说他也很好啊。

她笑了。

邓德菊,我们口中的那个他,是你。

11.

去年,毛舒舒去到我所工作的那个城市,找到了我。

时隔四年,她已不再是当年那个任性的她。

她跟我说了对不起,当然,也说起了你。

在那不久后,《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上映,我和毛舒舒相约一起去了电影院看首映。

我们突然想起了你,想起了那些年里,我们暗恋过的那个背杀少年。

结果,我们都哭的很惨。

12.

看到此刻你身边的不是周雨婷,我装做很诧异,问你,怎么回事啊?

你说,未来的路不同,当然就不必勉强。

你身边的她指着我问你,她是?

你一把揽过我肩膀,说,她是我娘子。

我笑着推了推你,然后对她说,别听他瞎扯,我是他哥们。

邓德菊,你还记得四年前你抱着我哭泣的那个夜晚吗?

那晚,我去找了周雨婷。

我问她,我说,你还爱他吗?

她反问我,林森森,你呢?

站了很久,最后,我深深地弯下腰,我说,周雨婷,不管你还爱不爱他,我只求你,高中时期里,请你不要离开他。

13.

“再见,‘背杀’!”

喊完后,我对着车窗外的你走远的背影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如高中时期的萍一样。

邓德菊,我终于看开,一直以来,我内心的遗憾不是我们那场刚开演就草草谢幕了的爱情短剧。

我遗憾的,只是当年来不及对你说,再见。

再见,我暗恋了很久的背杀少年。

相关热词搜索:时光背杀少年
分享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ii95.com/article/20161012/19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