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当前文章共有人浏览过,快加入收藏哦~

29∶红楼旧友

胸毛在燃烧分享于2016-10-16 13:10:56

“是哪里来的孤魂野鬼,不好好地消除自己的孽障。等到有缘人带你们到六道轮回中。快回去,时空隧道不是你们想来就来的。”把持在时空隧道的两位神使见他们走来,慌忙向前阻止。小兰一见,掏出玉帝专发

“是哪里来的孤魂野鬼,不好好地消除自己的孽障。等到有缘人带你们到六道轮回中。快回去,时空隧道不是你们想来就来的。”把持在时空隧道的两位神使见他们走来,慌忙向前阻止。

小兰一见,掏出玉帝专发的天地通行证一亮。“知道这是什么?见证如玉帝亲临。”那神使一见慌忙退到一旁。恭送他们走了过去。

“石头兄,我是空空道长。多年不见,你可好啊!”杨神州顺着声音望去,见一个穿着破烂的道长装扮的老头正笑着给自己打招呼。他灵光一闪,就知道是老熟人。见了慌忙指指她们∶“道长兄,你千万不要害我了。”

“嘿,那不是多愁善感的林黛玉么?哈,记得你当年写《石头记》的时候,还有我在旁边给你作参谋呢!你说打了她一拳将她打成内伤。我说这样不妥。我要将你塑造成历史名人。动粗可会影响形象的。哈,还是我帮你改的。她不愿看到你对宝钗好。忧心重重地得了病。你们两个结婚了,她受不了就葬花殉情。哈哈,精彩不?”

那空空道长还以为她除了多愁善感什么都不会,所以也不想管住自己的这张嘴。陶雅思忍无可忍不能再忍,对着小兰说∶“就是这个臭道士坏了我的好事。让这块臭石头在那里胡说八道一通。小兰,这臭石头留着,等会我会好好收拾他。这臭道士忍无可忍。我要是再忍啊!他一定会把我当成病猫。小兰啊!揍他。哼,我绛珠国不是盖着的。我父皇绛珠大帝与玉帝干爹有八拜之交。本七仙子是奉父皇之命来干爹这里体验生活的。有眼无珠。小兰,揍死他。有什么事,我找干爹摆平。”

“哼哼。惹上我的七公主,绛珠囯的七仙子。你知道死字怎样写么?要多惨,你说了不算。哼哼,一切都要看我与七公主的心情呢!”小兰两眼直冒蓝光,盯得空空道长心里直发毛。

他大声哀叫∶“妈呀,我怎么这样倒八辈子霉。竟这样有眼无珠地惹上绛珠囯的七仙子。妈呀,你生我为什么要我这样有眼无珠呀!”他悲哀得喊天叫地竟怪起他的妈来。

“天灵灵,地灵灵。绛珠国的混使快来临。欺负我七公主,你想死也不行。要你见识得罪我七公主是什么下场。生不如死。不用我说你是知道的。”小兰来了最狠。一阵咒语过后,绛珠国的两位特使威风凛凛地岀现在空空道长面前。

“哈哈,得罪我的七公主。这就是你的下场。”小兰幸灾乐祸地说,空空道长大声叫冤∶“小兰,七仙子就饶了我吧!我只是一粒棋子。干嘛要受这么大的罪?玉帝安排了。为了政治服务。这《石头记》不能按臭石头的思路写。让我从中修改。很多年过后,一定是名著。是为当今社会服务啊!”

“我们管不了那么多。敢黑我绛珠国七公主的人就得付出一定的代价。还啰嗦干嘛?到我绛珠国得到你应有的惩罚去。”绛珠国特使提着他就走。“各大神灵快救救我。我是领了玉帝的旨意。要怪就怪他吧。这不关我的事啊!”空空道长被悬在空中,四肢乱舞的大声哀叫。

“两位贵客。这一定有什么误会。天地间与绛珠国一直都是友帮。这样的事绝不会发生。别听人挑拨离间。这样会影响两大友帮的关系的。”事情闹成这样,玉帝派太白金星前来调停。

他们一见是太白金星,将空空道长狠狠地的从空中摔了下去。“哈哈,原来是太白金星老伯啊!你想留住此人。但要给我们一个合理的理由。我好回去向绛大帝与国民交待啊!他黑我国的七公主,这不是一件小事。弄不好会影响两大友帮的关系的。”

这特使的话让太白金星听得直冒虚汗。妈呀,为这事与绛珠国发生冲突。天地间又要遭殃了。几千年的宁静会被打破。到时会乱成什么样,没有哪路神仙会阻止。

“妈呀,我在天地间可还算玉帝亲眯的道长。你们不要这样摔我。这么高,落下去肯定没命。”随着空空道长的哀叫,他从高空急坠而下。见快要落地。太白金星摔了他的拂尘帚。只见一道金光脱帚而出。急飞而下,将他接住。重重的抛在地上。

“你这个臭道士,连玉帝都敢黑。就是他们饶了你,我也不会饶了你。”大白金星,说完,继续摔他的拂尘帚。这拂尘帚发出一道道金光。化成一道道厉鞭,不停地抽打着在地上滚来滚去,哀哭狼嚎的空空道长。

“太白金星大神,你就饶了小道吧!你教训得对,以后我不敢了。”太白金星望了望,对他冷喝着∶“快向绛珠国的大贵人认罪。这是你自出心裁的,与天地无关。求得他们的谅解。说不定还有活命的机会。”

“冤枉啊!我真的冤枉。我一个小道敢有那么大的胆么?”空空道长大声叫屈。他一听大声说∶“我看你是鸭子死在田埂上,嘴硬。我就不信。你的嘴能硬我的金光神鞭。”说完,继续摔他的拂尘帚。

空空道长终于受不了了,大声直呼∶“这都是我的错。求你了,别打我了。绛珠国的神使。求求你说说好话。让他饶了我吧!”一特使上前踢了他一脚没好气地说“求们没用。去求七公主吧!说不定她会饶了你。”

“七公主啊!是小道对不起你。你就大发慈悲饶了我吧!小道不敢了。”见他可怜的样子,陶雅思动了怜惜之心。于是不没好气地说∶“事情的经过,只要用大腿一想就知道是如何一回事了。别演戏了,他只是一只替罪羊。”

“七公主,你不能这样说啊!我……我们对你早就恭敬有佳。怎么会黑你呢?我只是替玉帝教训一下奴才,求你了,别管这天地间的事。”太白金星不觉停下了自己的金鞭乱舞,甚至有点牛头不对马嘴。

“哼,依我看啊。你们都是一筐麻雀蛋滚下坡,没有一个是好家伙。蛇鼠一窝谁都别装什么好人了。这事一定要给我一个交代。哼,我是奉父皇之命前来体验生活的。怎能受你们的凌辱而被你们随意拉黑。”

陶雅思不依不饶,说得太白金星急得跑团团转。“你不能这样说我说玉帝,说我们天地间的神灵……好,这事我会向玉帝报告。会严肃处理,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嘿嘿,这小道就留下吧。我回去会好好地审审。”

“好吧,留给你。不过我要你们早点给我一点交代。”她说完叫了一声“我们走” ,直接走向时空隧道。

“宝玉啊!我是宝钗。你现在混的不错了,带上我呗。”在时空隧道旁,有一点年轻女子突然对着杨神州大叫。“宝钗啊,千万别理他。他是假的,我才是真的。跟我混比跟他过得更好。”《石头记》中的甑宝玉上前搂着那女子说。

他放眼望去虽有点醋意浓浓,可望了望走在前方的匪气拽女。他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压低声音小声对她说∶“求你了,别这样害我了。我现在也是猫儿抓糍粑,脱不了爪爪了。再摊上一些事。该怎样死,连自己都说不清楚。”

“宝弟弟呀,你混得不错嘛。不要忘了我凤姐在大观园中与你还是有一腿的。”杨神州一见是当年春风得意的王熙凤,惊得额头上直冒虚汗∶“凤姐呀,事情不知过了多少年,你干嘛还提当年的事?”他怕事情闹大,用哀求的口气对她说。

“喂,那不是当年写《石头记》的曹公么?唉,当《石头记》问世以来。在天地间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以来被改名为《红楼梦》。随着时光的变迁。这研究红学的人呀,越来越多。可曹公是神龙不见尾。至《石头记》还没完稿就委托他人继续完成。从些苦了我们这些大报小报的记者。想寻他问个究竟,可这比大海捞针还要难。”

有人兴奋地感叹,拿着照相机按下了快门。突然从旁边冲了出来,挡在杨神州面前。“你好,我是《天地快报》的记者丫丫。请问曹公,你为什么在大作没完成之前,委托别人去写。而你与新闻媒体闹失踪?”

“妈呀,这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你们干嘛不饶了我,非抓住问题紧追不放?”他一听大声哀叫。陶雅思见他可怜的样子,为他挡了一马。“别那么多废话了。我是来天地间体验生活啊!想不到他竟敢打我一拳。在笔下竟把我描写成多愁善感,为他而询情。你们看。我匪气又拽,可能么。”

她的话引来各大媒体的兴奋。“你好,我是《灵河日报》的记者。请问你一个问题。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出名会带来多少风光,他干嘛要躲?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有几个学子不想这样啊!”

“这个问题是你关心不了的问题。我绛珠国的七公主,是来玉皇干爹这里体验生活的。他打了我一拳,非说我多愁善感为他殉情。你们看看,我这样的匪气拽女会么?这事惊动了我父皇绛珠大帝。派特使与干爹交涉。不关他的事,他是被干爹带走了。哼,有事问干爹去。破坏宇宙间的和谐,你们这些小记者敢当责任么?”

她的话吓倒了众媒体。不敢多言,低着头恭送着他们。

相关热词搜索:红楼旧友孤魂野鬼
分享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ii95.com/article/20161016/19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