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明的画家

2017-03-05 09:10:12  热度:
他叫董一航,她叫唐颖之,他们都是04级美术系一班的新生,今天是新生报到日。九月的北京秋高气爽,可是你还是可以看见,在拥挤的报到人群中站着这样一个女生。她满脸的汗珠,坐在一个大行李箱上,一只

  他叫董一航,她叫唐颖之,他们都是04级美术系一班的新生,今天是新生报到日。九月的北京秋高气爽,可是你还是可以看见,在拥挤的报到人群中站着这样一个女生。她满脸的汗珠,坐在一个大行李箱上,一只手插在腰上,另一只手在使劲的扇着风,周围还放了大大小小的几个箱子和背包,看着眼前的人群眼神很是无奈。

  “同学需要帮忙吗?”身后传来一阵很轻快的声音。唐颖之回过头来打量着出现在眼前的这个大男孩,高高瘦瘦的,嘴角微微上扬,墨蓝的瞳孔里透着几分温柔,轮廓分明的脸庞,给人一种阳光的感觉,不过衣着很是朴素,看来家里的条件不是很好。而他呢,只觉得她真白,眼睛真大,身上还有股淡淡的香味,以前他从来没有碰见过这样的女孩。他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烫,有些心虚的把目光从她身上快速的移开了。

  “哦,太谢谢你了,我正在这发愁呢!”女孩一脸解脱的样子。“你父母没来送你?”“没有,他们忙。”女孩没说她父亲是矿业集团董事长,不让他们送只是她不喜欢那种招摇过市的感觉。“你呢,怎么也没让父母送?”“你个女娃子都没让父母送,我这么大的男人还用父母送,让人家笑话!”其实他也没说父母是心疼来回的路费钱,都够他几月生活费了。“对了还没问你叫什么。”“我叫唐颖之,美术系一班的。”“你呢?”“我叫董一航,和你一个班的。”“哇塞真巧!”两个人就这样认识了。

  对与每个刚入学的新生来说大学生活都是新鲜的,人们忙着参加联谊舞会,申请自己感兴趣的社团,参加班级聚会,竞选学生会会员,每个人都在忙,而在这些场合的人群里往往看不见董一航的影子。因为他正忙着打工,他在学校外面的咖啡厅找了一份兼职工作,每周周二、周三、周四晚上还有周六他都会去那里打工,每个月有八百元钱的收入,对他来说这已经非常多了,这些钱他都用来买画笔、画纸还有颜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