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遗憾

2017-03-21 15:45:03  热度:
党永新 去年麦收时节,恰有机会赴家乡省城出差。便顺道回老家看看 父母 。 母亲 听说我要回来,特别地高兴,早早买了好多菜。农村6月十分闷热,就在老家那低矮的厨房里,母亲用一口大锅,象变戏

母亲的遗憾

  党永新

  去年麦收时节,恰有机会赴家乡省城出差。便顺道回老家看看父母。

  母亲听说我要回来,特别地高兴,早早买了好多菜。农村6月十分闷热,就在老家那低矮的厨房里,母亲用一口大锅,象变戏法似的,竟弄出一大桌菜。母亲年已七十,身体很胖,还患有高血压,平时走路都有些气喘,今天一下子捣鼓这么多好吃的,待饭菜上桌,母亲累的是满头大汗。

  城里再高级的美味,也比不上母亲做的饭香。我狼吞虎咽地吃起来,母亲一边擦汗,一边象照看婴儿一样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一边幸福地微笑着。

  可能是过于操劳的原因,第二天早上,母亲突然头晕的厉害,双脚迈不成步!我急忙带母亲到医院检查,竟然是脑血栓。医生警告,必须住院,静卧休息。

  我慨叹母亲一病不起,本想抽这个空陪母亲四处看看呢,老人却突然患病。同时也庆幸,多亏发现及时,刚好我在家能尽点孝道,伺候伺候母亲。

  在医院里,我和母亲聊起许多过去的故事,聊当年困难时期父母带我们兄弟姐妹五个,有多么的不易。聊那时节我们一个个是如何的淘气,聊现在各自都成了家是如何的幸福。母亲打着点滴,压根不提针扎在手上有多么疼,自己的病有多么难受,谈的全是我们兄妹几个谁家还有哪些困难,谁家孩子学习是否用心等等。老人家是惦记完儿女,又牵挂着孙子。

  医院离家不算远,我抽空就回家给妈妈做点饭,有时是到集市上买点东西给妈妈送来。不管做什么饭,买什么菜,母亲都连连点头说香、好吃。

  有医生的精心治疗,有我的陪伴照料,母亲心情很好,病也好的很快。十天时间瞬间过去了,母亲的病情得到控制,能下床走路活动了。但医生强调必须再住院观察,等病情稳定才能出院。

  而我的假期有限,必须得赶回部队。纵使有再多不舍,母亲却没有挽留我:娘没事,病都好了,干啥都不碍事了,儿别牵挂,部队工作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