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输局已定

2017-05-10 13:03:22  热度:
坐在咖啡店里,看着刘梅从拥挤的公交车上下来,她用力的拽一下皱了的上衣,很重的深呼吸了一下。见此,我的嘴角不由的一阵得意:这样的中年妇女,怎么可能与我匹敌? 简直

原来输局已定

  坐在咖啡店里,看着刘梅从拥挤的公交车上下来,她用力的拽一下皱了的上衣,很重的深呼吸了一下。见此,我的嘴角不由的一阵得意:这样的中年妇女,怎么可能与我匹敌?

  简直不是对手

  在没有弄清楚谁付账之前,她坚持只喝免费的柠檬水。我傲慢的招呼服务生上甜点,加个果盘,并叫了牛排套餐。她有些手足无措的坐在那里,而我这个本应被讨伐的小三,以这样的排场,在气势上占了上风。

  “你那么年轻漂亮,会有许多选择,你能不能离开蒋文?”之前,我做好了各种应战准备,唯独对于她的哀求不曾设防。我只好以退为进:“你不恨我?”

  “怎么不恨呢?可是,恨有什么用?这个年龄的男人,不碰见你,也会遇到别的女人。我恨得过来吗?”

  这样的思维方式,不在我的意料之内:“那么为什么不离婚呢?明知道他已背叛?”

  “我和他一起年轻过、吃苦过,就像父母永远看不出孩子长了个一样,许多缺点也是可以视而不见的。再说,遇着点事就离婚,这世上还能剩下多少白头偕老的夫妻?”说着,她扯了扯皱衣服。

  “干嘛不把自己收拾的像样点?不会是他对你很吝啬吧?”我挑衅的问。

  刘梅的脸红了,“那倒不是。谁不知道把粉往自己的脸上擦?可是,他早出晚归的,还房贷,养车,供孩子上学……有时躲在书房给客户打电话,像孙子一样。”说到这儿她的手机响了,班上的学生摔伤了,她慌忙走了。

  我隔窗目送她,看到她正在犹豫是坐公交车还是打车。我走出去,帮她拦了一辆出租车,交给司机50元钱。“放心,这是我自己的钱,”说完这句话,连我也觉得有些不合适,于是顺口答了她此行最关心的问题:“我会离开蒋文的,给我时间,请你放心。”

  她的眼泪像是准备好了一样,哗的流了出来。其实,她根本不必对我如此感激涕零,不光是我,所有的小三如果与原配们有过如此这般的提前会面,大半不会去占用别人的男人。每个看似奄奄一息的婚姻,都有超强的再生能力。